曲阜世职知縣六十二代孔聞簡撰谱序

天启二年夏四月曲阜世职知縣六十二代聞簡撰歲壬辰秋:

百家之有族譜者譜其族以聯屬親親於無窮也况孔氏之族祥兆烏派濬(jùn)素王發源之綿邈(miǎo)閲歴三千子姓之繁衍不啻(chì)億萬非有譜以誌之高曾而上玄聞而下將有不可别識知矣此孔氏族譜不容以無作也按孔氏在歴朝軼盛軼衰其優崇典故寖寖(jìn)盛入國朝來列聖欽恤特爲隆渥(wò)元公主鬯(chàng)世尹剖符未已也博士分祀黌(hóng)泮(pàn)育才未己也即負耒(lěi)坐肆越在草莽市井者亦必蠲(juān)復其家不使彜(yí下面是大)於編户於是愚氓羶(shān)慕咸思竄(cuàn)名宗籍以冒國恩一二姦(jiān)利之徒又奔走四方偽爲譜牒以與之市始也眞贗(yàn)弗辨究且欲辨不及因憶五代之季逆末以一掃除下役肆爲虺蜴(huǐyì)幾致非種之莫剪皆由氏族混淆以至於是噫嘻(yīxī)我孔氏族譜又何容不急修耶况是譜之作且有以昭率祖之義焉吾族沐朝廷之培植畅聖祖之脉絡長育至今日其麗(lì)不億綿綿爪瓞( dié) 仰遡(sù)發源之初固一人之身也此一人者固絕世神聖之身也以一神聖之身遞(dì)衍爲千百萬億之身詎可弗荷弗搆自底弗類以忝皇祖是譜出宗人且按籍而議曰某也賢某也否凡隷(lì)名屬籍者又孰不切象賢之思顚覆之懼(jù)乎是孔氏之譜乃世世作述承繼之譜又豈可與百家族姓同類並目也哉是譜創修於宋宗翰祖殘缺已久余槪其亥豕(shǐ)建議修葺(qì)開局捐俸實摠(zǒng)其政督工庀(pǐ)材勸課惟勤則學録攝舉事泗州公也會成漫識端末於首且以惓惓(quán)管見屬意於後之責任修譜者

 译文:

众多家族中有族谱的,目的在于记录他的家族,来联系各支派宗亲,使亲族之间相互亲近而至于无穷。况且我孔氏宗族,发祥于先圣商契,起始于圣人孔子。发源绵远流长,经历三千年之久,后代繁衍生息,不止亿万人之多。如果没有族谱来记载,那么先人从高祖曾祖以上,后代再自玄孙远孙而下,就会有不知道的了。这就是孔氏族谱不能够不修的原因。

按孔氏家族,过去历朝历代都有兴盛与衰落,但它受朝廷优待而尊崇的典制,渐渐地越来越增加,越来越盛大。进入国朝以来,列位圣明之君更是钦加钤恤,而且礼遇更是特别地隆盛优渥。朝廷批准元公主鬯,世代予以剖符设官,从来没有停止过;诸多儒学博士参加祭祀,洙泗学院培育人才,没有停止过;即使那些背着锄头种地和坐看街市店铺散落在草莽市井中的孔氏族人,也要让他恢复他的宗系,不让他湮没于寻常百姓之中。于是,有些愚笨的百姓心生羡慕,都想改窜名姓加入孔氏宗籍以诈冒国家恩典。一些投机牟利之徒,又奔走四方,伪造谱牒,来和那些愚昧之人进行交易。真假难以辨别考究,而且想分辨也分辨不过来。因此想到五代末年,孔门逆贼孔末几乎杀害全部圣裔,恶人们像毒虫一样肆意妄为,几乎导致那些不是孔氏族人,而加入孔氏一族的人不能被剪除,这都是因为孔氏家族自身的混淆,才导致这样的。唉,我孔氏族谱怎么能容得不着急修呢。况且这部家谱的修订,有用来表明依循自己祖辈义的缘故。我孔氏一族沐浴着朝廷的恩泽培护,播散圣祖的脉络,长养培育到今天,人口众多,子孙昌盛,兴旺发达,延绵不绝。向前追溯发源之初,本来是一人之身。这一人之身,就是绝世神圣之身。这一神圣之身,递衍为千百万之身,怎么能够不承担家族重担,不认真做好做正确,有愧于先祖啊。这部谱完成后,族人就会根据族谱的记载议论说:“某人是贤德的人,某人不是。”凡是名字记入族谱的人,又有谁不想着切合先人的贤德,而有颠覆的恐惧呢?这是因为孔氏的族谱,是世世代代阐述先人贤德,继承家风德行的,怎么能与其他百家族姓族谱同类看待呢?

孔氏族谱创修于宋朝四十六世宗翰祖,残缺已久,我惧怕将来传抄错误,建议修整完善。于是捐出俸禄,组成编写机构,并实际管理修谱事务。召集工匠,准备材料,勤于勉励督促的,是掌管学规并代理科举事务的泗州公宏颙。完成后,就在卷首随手记载下了事情的始末,并且把自己真诚的看法告诉后来那些负责修谱的族人。(译文:孔繁成)

关闭菜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