沧州孔子学会第六期传统经典读书会举行

    7月20日上午,沧州孔子学会第六期传统经典读书会在信和大厦举行。本次读书会主题为《孔子的那些弟子们》,由沧州孔子学会会长、中华孔子学会孔子后裔儒学促进委员会常务理事、沧州市中心医院胸外科主任孔繁义主讲。秘书长孔维涛主持读书会,来自学会以及社会各界40余人参加活动。

  先贤孔子被誉为是“万世师表”,史传他弟子三千,贤者七十二人。孔子和他的弟子们的诸多言论和故事被记录下来了,流传于世。通过这些言论和故事能够给今天我们什么样的启发?通过这些故事我们又能够看到孔子怎样的教育理念?

  孔繁义会长从“孔门十哲”讲起,他们是中国儒家学派早期的十位圣贤,皆是孔子弟子,分为“德行”、“言语”、“政事”、“文学”四类别。《论语·先进》载,“子曰:‘从我于陈蔡者,皆不及门也。德行颜渊闵子骞冉伯牛、仲弓;言语:宰我、子贡;政事:冉有、子路;文学:子游、子夏。’”

    回,字子渊,孔子最得意的弟子,以德行著名,家贫不忧,好学不倦。孔子赞曰:“贤哉回也!一箪食,一瓢饮,在陋巷,人不堪其忧,回也不改其乐。” “回也好学,不迁怒,不贰过。”

  闵  损, 字子骞,以德行著名,深得孔子赞赏。幼时遭后母虐待,其父怒而欲将后妻赶走,闵损反为后母求情说:“母在一子寒,母去三子单。” 时人咸称其孝,后世二十四孝故事中亦彰其孝行。闵损守身自爱,“不仕大夫,不贪污君之禄”。

  冉  ,字伯牛,以德行著名,与颜回、闵损并称,为人端正,善于待人接物。因恶疾早逝,患病之时,孔子前去探望,自牖执其手而叹曰:“亡之,命矣夫!斯人也而有斯疾也!斯人也而有斯疾也!”悲痛惋惜之情溢于言表。

  冉  ,字仲弓,家贫。冉雍在孔门弟子中以德行著称,孔子对其有“雍也可使南面”之誉,即说冉雍有帝王之才,这是对其他弟子从来没有的极高评价。

  宰  ,字子我,又称宰我。能言善辩,曾从孔子周游列国,游历期间常受孔子派遣,使于齐国、楚国。《论语》:“宰予昼寝。子曰:“朽木不可雕也,粪土之墙不可圬也!” 宰予亦对孔子敬佩无已:“以予观于夫子,贤于尧、舜远矣。” 

   端木赐,字子贡,卫国人。他谦逊好学,通达敏辩,深得孔子赞赏,称其为“瑚琏之器”。时鲁国大夫孙武赞曰:“子贡贤于仲尼。”子贡谦道:“譬诸宫墙,赐之墙也及肩,窥见家室之好。夫子之墙数仞,不得其门而入,不见宗庙之美,百官之富,得其门者或寡矣。”视孔子有如日月,自谓不能超过。孔子逝世,子贡独守墓六年,哀丧至极。

  仲  ,字子路,又字季路。出身寒微,幼至孝,百里负米养亲,是历史上二十四孝子之一。孔子自谓“自吾得由,恶言不闻于耳”。孔子周游列国期间,子路贴身护卫,屡次救孔子于危难。孔子由衷说:“道不行,乘桴浮于海。从我者,其由与?”子路长于政事,孔子曾赞其“千乘之国,可使治其赋也”。

  冉  ,字子有,与冉耕、冉雍同宗,皆在孔门十哲之列,世称“一门三贤”,又称“三冉”。孔子返鲁,冉求侍师殷切,朝政之余,必登门受教。然于季氏旅泰山、伐颛臾、用田赋,皆不能救,或反助之。孔子斥之曰:“非吾徒也,小子鸣鼓而攻之,可也。”孔子晚年,序《易》,删《诗》、《书》,作《春秋》,传道授业,亦不可谓无冉求之力也。

  言  ,字子游,吴国人,是孔门中唯一的南方弟子,言偃以文学著名。曾任鲁国武城宰,阐扬孔子学说,用礼乐教化士民,境内到处有弦歌之声,为孔子所赞,曾云:“吾门有偃,吾道其南。”

  卜  ,字子夏,卫国人,与孔子论《诗》,独阐精微,孔子赞曰:“商始可与言《诗》已矣。”孔子去世后,子夏去鲁至魏,行教于西河,治学严谨。从学者众,门下人才辈出,如田子方、段干木、李悝、吴起、禽滑厘、商鞅之属,皆受业于子夏,而荀子、李斯、韩非等也俱是其隔代再传弟子。

  交流阶段,大家纷纷积极发言,交流感受。

  河北日报沧州分社周万良社长表示,今天孔繁义会长从人文角度出发,运用通俗易懂语言,通过孔子与其弟子的一些故事和对话,让我们重新认识了《论语》、重新认识了孔子、重新认识了博大精深的中华传统文化。

  运河区第三幼儿园副园长黄宁讲,听了会长的讲座受益匪浅,比如《论语》中,宰我问曰:“仁者虽告之曰井有仁焉,其从之也?”子曰:“何为其然也?君子可逝也,不可陷也;可欺也,不可罔也。”等等经典对生活和工作有太大的指导意义,希望学会能多组织这样的活动,把读书会办的越来越好。

关闭菜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