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朝元丰年(公元1085年)孔宗翰为孔氏族谱族 作序

宋元豐八年十一月二十二日四十六代孫朝議大夫知洪州軍事兼管勾勸農事江南西路兵馬欽轄柱國賜金魚袋宗翰謹題:

家譜之法世次乘襲者一人而已疎略之獘識者痛之蓋先聖之殁於今千五百年宗族世有賢俊苟非見於史册即後世湣然不聞是可痛也如太常諱臧臨淮太守諱安國丞相諱光北海相諱融蘭臺令史諱僖議郎諱昱纔(cái)十數人非見於漢史皆不復知矣魏晉而下逮於隋見紀者止百於人按議郎本傳云自覇至昱七世之内爵位相繼至卿相牧守五十三人列侯七人今考於傳記乃知所遺之多也宗翰假守豫章恩除鲁郡將歸之日遽以舊譜命工鏤板用廣流傳或须講求以矣他日

译文:

孔氏家谱的记载方法,仅记载世系相继的乘袭衍圣公一人而已。其中粗疏简陋的弊端,让家族中的有识之士感到痛心。因为自先圣孔子去世,至今已经一千五百年了,宗族各世代那些才能出众的人士,如果不是能在史书中看到,都不见于族谱,到了后世就消失无闻了,这是多少令人痛惜的事啊。比如,西汉太常孔臧、西汉临淮太守孔安国、西汉丞相孔光、东汉北海相孔融、东汉兰台令史孔僖、东汉议郎孔昱等十几人,如果不是在两汉的历史中见到,后世就都不再知道了。从魏晋一直到隋朝,史书中有记载的也只有一百余人。按《后汉书·孔昱传》上说:从孔霸到孔昱,这七代之中,爵位相继,官至九卿、国相和太守的就有五十三人,封侯的七人。现在考查历代史书中的传记,才知道史书中的记载,遗漏的人很多。我先是代理南昌知县,又蒙皇恩被任命为曲阜知县,在即将回到家乡曲阜的时候,赶紧地按照旧谱,招集工匠,雕刻书版,印制家谱,希望它广泛地被使用并流传。如果说想要追求刻印一部更好更完备的家谱,就只能等待以后的时间了。(译文:孔繁成)

关闭菜单